您的位置 : 花生小说 > 资讯 > 秦泊轩苏悠悠by风浅析《霸道总裁的恶毒前妻》在线阅读

秦泊轩苏悠悠by风浅析《霸道总裁的恶毒前妻》在线阅读

时间:2019-05-21 14:14编辑:羡羡

讲述秦泊轩和苏悠悠故事的穿越小说《霸道总裁的恶毒前妻》。这是作者风浅析精心创作的女频小说。已完结小说《霸道总裁的恶毒前妻》精彩呈现:“Y国出现恐怖袭击,现任命你为行救组组长。任务要求:保护我国在Y国同胞安全回国,解救被C恐怖组织成员挟持的五名我国人质”沈千渝发动了车,以最快速度前往机场。

霸道总裁的恶毒前妻34 恼怒

秦泊轩怎么也没料到, 原以为沈千渝拒绝了,就应该会安全无事, 谁知苏悠悠男女不忌

冰冷的声音, 像是一盆油,没浇灭苏悠悠的火,反而让她气成河豚。什么叫“不要挑战他的耐心”羞辱了她, 又跑来威胁她

正是欲·火翻涌时, 苏悠悠一个肾上腺素上涌,血气直冲脑顶,气鼓鼓一把扛起沈羽菲。重力加身, 她摇摇晃晃的,差一点摔倒。

“啊”沈羽菲一声惊呼, 挣扎个不停,“苏小姐, 你放开我”

“别动, 否则你摔了别怪我”苏悠悠咬着牙,迈着沉重的脚步,踉踉跄跄的, 准备把人扛回卧室的床上,“小菲菲,别怕,我不会弄疼你的……”

“苏小姐,”浴室内,沈千渝打断了她的话, 暗哑的嗓音透着极致性感,勾得人心一颤一颤的,“好,我答应你,你放过羽菲,有什么就冲我来吧”

苏悠悠懵了,眼睛瞪得圆溜溜的。简直是感天动地,不愧是痴情男二,为了救下女主,愿意牺牲自己,送羊入虎口

这么悲催的命运,让她有点不忍心欺负。

苏悠悠心思溜溜一转,狂点小脑袋,“好好好,可以可以”反正她是在书里,能和一个英俊的小哥哥约个炮,美滋滋做个春梦,简直是神清气爽、回味无穷

“500万,乖乖回去呆着……”几乎在同一时刻,秦泊轩气得有点颤的声音传来,“不准乱动”

苏悠悠猛一下心动,但在下一刻气火翻滚,冲着洗手间的门囔囔着,“你看看千渝,温柔深情又尊重女孩,你再看看你自己,就会拿钱砸人损人尊严。”

虽然过了嘴瘾,但她依旧舍不得小钱钱,可就这么对他服软,又有点不甘心。

“行,一口价,5000万。”她给出了一个超高价,反正已经闹翻了,不如狠狠宰秦泊轩最后一次,“只要你答应,那我保证不对沈小姐嘿嘿嘿,怎么样”

洗手间里只有水声传出。秦泊轩在沉默了会后,沙哑着声音冷冷说:“我的条件是,你乖乖呆着不准乱动”

苏悠悠懵了几秒,不敢置信地问:“你的意思是,让我只能憋着”难道因为他强忍着情·欲痛不欲生,就要她这个“始作俑者”也憋着

她喘着粗气,把沈羽菲放了下去,揉了揉发酸的两条胳膊,在洗手间里传来一个“是”后,才一扬小下巴哼了声,眉飞色舞地说:“抱歉,姐姐今天狼血沸腾,收回你的钱吧,5000万买不了小哥哥的一夜哪怕天崩地裂,我也要打响今晚这一炮”

5000万如果是5个亿,她还能犹豫一下。

秦泊轩脸色铁青,长这么大以来,头一回这么愤怒,气得心肝都疼,恨不得冲出去抓住她,狠狠一通欺负,让她再也没心思想别的男人

他攥紧手里的玻璃渣,怒火溢满了眼眶,鲜血顺着手指滴落,嗒嗒砸在地板上,随着水晕开。

也罢,她如何都与他无干,他才不会去在意

“苏小姐。”沈羽菲怯怯地喊,小心翼翼拉了拉苏悠悠,有些许迟疑,“你不要去找沈先生……”

“菲啊,”苏悠悠深深叹了口气,勉强稳住激荡的情潮,苦口婆心地劝,“做人不能太贪心,你都有秦总了,总得留给姐妹一个男人吧”

男主男配一个人占,有点过分了啊

沈羽菲忙摆手,急急解释:“不是的,你误会了,我和秦总没什么……”

“哪怕现在没啥,以后也总会有的。”苏悠悠不满地哼了声,看她张口又要劝,直接用一句话堵了回去,“你再唠叨一句,我就找你百合了啊”

沈羽菲小脸微白,吓得忙闭上了嘴,抱膝缩成一团。

“这就乖啦。”苏悠悠笑盈盈,提着裙摆欢快跑回卧室,一想到接下来的画面,简直是血脉喷张,尽量保持淑女姿态敲了敲门,“快把门打开,我要进去了。”

秦泊轩有点坐不住,暗戳戳站在洗手间门口,方便随机应变。

“门没有锁。”沈千渝捏了捏手里的小刀,那尖锐的刺痛感,让他的理智回归了些。

苏悠悠怀着激动的心情,兴冲冲地推开门,闻到了刺鼻的血腥味,不由得皱了皱眉,见沈千渝坐在浴缸里。他背对着她,全身都湿透了。

“你先闭上眼。”在她进来后,沈千渝的气息明显更乱了,匆匆对她说,“快点”

苏悠悠眼珠儿一转,笑靥如花,“你害羞啊好吧,你可以出来了。”她乖乖闭上眼,小心心扑通扑通狂跳,难得有点不好意思,尤其是听到了水花声,明白他在向她走来时,“其实,我是第一回干欺女霸男的事,也有点紧张……啊”

清脆的声响,她的双手被他反铐在背后。她诧异地睁开眼,眼神古怪,“铐着我干嘛难道你有重口味,要玩制服诱惑,警察和犯人”

沈千渝的动作一顿,表情有点微妙,直接把她打横抱起。

“咳,那个,你悠着点啊,我是第一次呢。”苏悠悠提醒,在紧张的同时,又有点刺激与兴奋。她实在没想到,沈千渝居然是闷骚型,表面一本正经,实际上骚得不像话。

这一场春梦,应该会很刺激很火辣的。

沈千渝没有回应,抱着她匆匆出了浴室,轻柔地把她侧放在床榻上,全程没有多看她一眼,只低低说:“你呆着不要乱动,我先回浴室去了。”

望着他烧红的俊脸,苏悠悠懂了,也愤怒了,又一次受到来自男人的背叛。她在床上委屈地扭着,气鼓鼓质问:“你凭什么铐着我你这是滥用公权,私自囚禁我抗议,你上司是谁我要向他投诉你”

呵呵,男人,她再也不要相信

“苏……小姐”沈千渝原想解释,但对上她的眼睛后,忽然有点说不出话。

在警局第一次见面,她邀请他做她的男伴,笑着对他说:“人民警察,应该为人民服务嘛。”那亮晶晶的双眼,像是洒落下的星辉,让他第一次违背本愿,不忍心拒绝一个陌生人。

在面对劫匪时,她朝他眨眼暗示,两人合力一同击毙了歹徒。明明是那么凶险的情况,她却好似在玩游戏般,又从他手里抢过手·枪,那是他第一次被人缴了械。

后来,她被困在荒山野地,他用了两项特权,想以最快时间到达那里。视频通话里,他总在安慰她,其实自己也是怕的。那是他第一次害怕,害怕他赶不及,救不了她。

她拥有了他生命里很多个“第一次”。

也许是因情·欲干扰,也许是因心之所愿,此时此刻,他没办法保持清醒的意识。

看着她,他的心彻底乱了,忽然出现了一股冲动。只需着眼于面前,何必去管明天哪怕是世界末日,那也是明天的事

苏悠悠安静下去,奇怪地望着他。他的面部轮廓很精致,剑眉星目此时很柔和,好似微醺醉意的双眸里,点着漫天星辰。

沈千渝俯身而下,眉目缱绻温和,似乎含着丝丝柔情。

没有夹杂着丝毫情·欲,不是男人对女人的一时冲动。

但就在他距离她只剩几厘米的时候,他却猛的顿住了,眸色幽暗深沉,莫名让人觉得悲伤。

——“妈妈,爸爸什么时候回家啊我都两年没看到他了。”

——“千渝乖,你爸爸在执行任务,不能去打扰他,他如果有空就会和我们打电话。”

——“妈妈,怎么了,您怎么哭了”

——“你爸爸……他、他中弹受伤了……现在正在医院急救”

——“你报考了军校”

——“是的,爸爸。”

——“为什么你知道的,你妈妈不是很想你参军。”

——“小时候,我让您转为文职,让您在家多陪陪妈妈,不要在枪林弹雨里执行任务,太危险了,您告诉我,如果都这么想,那缉毒反恐队就没人了。您告诉我,您的工作很伟大神圣,它阻挡了黑暗,留下光明给自己的同胞。您还记得吗09年大阅兵,您带我去现场观看,踏着音乐,一位又一位军人走过,您告诉我,他们念的是‘誓死保卫祖国,为人民服务’,您骄傲地说,在上个世纪99年,您也参加了大阅兵,也念了这句口号。”

沈千渝久久沉默,望着身下的女孩,撑着床榻的手紧握成拳,满怀着挣扎,与一丝丝不甘。

——“作为一名军人,一位战士,必须永远保持理智,否则,配不上你这一身军装”

从始至终,他都很理智,但此时此刻,他却有些恨自己的理智。

他不适合她,不能常常陪伴她,无法给予她承诺,不应该让她像他妈妈一样整日担惊受怕、孤独苦闷,这一点,他一直都很清楚。

只是到底有些……失落。

“嗯”苏悠悠微扬语调,“你发什么呆啊”什么情况到底是亲还是不亲

是男人,那就干脆点啊怕个啥

咔嚓一声响,来自隔壁洗手间,秦泊轩冷着脸被气出来了。

几乎在同一时刻,沈千渝匆匆说了句“抱歉”,就急急回了浴室,啪的一声关上了门。

苏悠悠又一次懵了,脸都黑成了锅底,咬牙切齿心疼得哆嗦,恨恨地想: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,就知道来来回回羞辱折腾她

只怪她不长记性,又去相信那冷酷无情的男人

没过几秒,隔壁洗手间的门也关上了。

那咔嚓的轻微一声响,惊醒了苏悠悠。她的脸色变了又变,双手被反铐着,只能在床上挪动着,下床悄悄来到洗手间门口,用头轻轻磕了磕门,乖巧地问:“秦总,在吗”

里面没有回应。

苏悠悠犹豫了几下,厚着脸皮问道:“秦总,那5000万的生意,还有谈的机会吗”她在门口等了很久,但只能听到水花声,在意料中,秦泊轩没有搭理她。

她失望地回到床上,恨恨瞪了眼浴室门,“沈千渝,你对不起我,害我没了5000万”早知道,她就该答应秦泊轩,乖乖回到床上憋着,事后美滋滋拿5000万。

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2019年的第一炮没有打响,倒是5000万又飞了

“今晚就没有一次顺利。”苏悠悠嘀嘀咕咕,但经过几轮折腾,在出了汗后,药效减退了不少,不像先前那么难受。

没了她疯狂作妖,另外三人却是舒坦不少,各自抵抗着药效。

直到药效退了,已经是半个小时后。苏悠悠筋疲力尽,更是口干舌燥,但全身软绵绵的,折腾得没了一丝力气,在看到沈千渝出来后,恨恨地哼了声,翻了个身不想看到他。

沈千渝皱眉,欲言又止,几步上前给她解了手铐,又说了句:“对不起。”

苏悠悠闭着眼,回应了一个字:“哼”

“我上司是我爸爸。”在默了会后,沈千渝忽然一句,“如果你要找他投诉我,我可以报号码给你。”

苏悠悠气得牙根都疼,凶凶地冲他说:“别和我说话,我不认识你”她原以为只有男主那方面才有问题,但磕了药后的秦总是有男人雄威的,哪怕心里不情愿碰她,至少抵不过男人的天性,好歹啃了她几口,不像她面前这个,自制力强得跟不能人道似的。

“对不起。”沈千渝又低低道。

苏悠悠懒得搭理他,只是,有一丝丝血腥味涌入鼻间。她皱了皱琼鼻,翻身起来去找出一瓶碘伏,没好气地扔给了他。

在对上他温和含笑的眉眼后,她怔了怔,一扭头恨恨地想,只怪她心太软,“这一次,你中了媚药,也算我的锅,恩怨就一笔勾销了。”

以后大道朝天各走一边,就当白认识了一场,不要再相见了,省得她肾疼。

没一会儿,秦泊轩也从洗手间出来,一扫沙发上的沈羽菲,发现她已经累得昏睡过去,步子没有半点停顿,直接来到卧室,望向一脸忧郁的苏悠悠。

“那有碘伏,你也去处理伤口吧。”苏悠悠指了指,懒懒躺在床上,全身都散发着怨气。

只有一瓶碘伏。秦泊轩看了一眼沈千渝,稍作犹豫,就直接脱了上衣,在精壮曲线漂亮的身躯上,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划痕,看上去触目惊心。

两个男人都一样,后背光滑,但手臂与前身上都是伤口,血丝染红了胸膛。

苏悠悠看着看着,怨念简直化成了实质,他们身上每一道伤口,都像是一巴掌,狠狠拍在她的脸上,恼得她直嘀咕:“怎么不一刀自宫了,省得划这么多刀。不累吗”

两个男人手一顿,全都凝视过来。

苏悠悠莫名有点心虚,一个扭身背对着他们,“累坏我了,我先睡一觉。公寓只有一厅一室,你们如果累了,要么去和沈小姐挤沙发,要么就在这里睡,这床很大,也容得下我们三个。”反正这张床,她是占用了。

“我们和你睡一张床”秦泊轩皱眉沉沉询问。和两个男人睡一张床,到底是她心大,还是完全不知羞

苏悠悠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,斜睨着他气呼呼问:“怎么,怕我趁你们睡着了,对你们亲亲摸摸爱睡睡,不睡滚蛋”她扯来被子,往脑袋上一蒙。

反正经过今晚一闹,已经和他翻了脸,她用不上客气。苏家破产是必然,她剩下的那1050万,就拿去做点小生意,给自己预留一条后路。

屋子里很安静,睡觉的睡觉,擦药的擦药,直到一声声急促的电子提示音传来。

在第一时间,沈千渝按下一个接听键,里面传出一个威严很有气势的声音:“行程路线已设置入你的车辆,立刻到达汉言机场,紧急”

“好。”他应了句,放回了棉签,也顾不上再擦药,风一般的速度穿戴整齐,“秦先生,苏小姐就劳你照顾了。”

“诶诶”苏悠悠打开被子,忍不住喊道,“不能不去吗你受了伤,又被药性损耗了气力。”

因她担心的几句话,沈千渝不由得回以微笑,解释道:“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任务一旦下达,不管在干什么,哪怕是爬,也必须立刻去执行命令。”

苏悠悠表情古怪,那假如今晚他答应了她,两人酱酱酿酿正意乱情迷时,忽然来了个任务,他也必须抽身而退,撇下她去执行任务

可怕她大概明白了,他为什么会性冷淡了。

“苏小姐,我先走了。”沈千渝嘱咐道,“你对海岩市不熟,不要一个人出去,注意安全。”他忽又微微一笑,“不过有秦先生在,你应该很安全,只是如果又精神分裂……”

“你可快打住吧”苏悠悠没好气地瞪他,“一句‘回头见’就行。”按照狗血剧情一贯套路,临别前越腻歪,絮絮叨叨的话越多,出事的几率就越大。

沈千渝失笑,颔首道:“好,回头见。”在临行前,他看了眼沈羽菲,就匆匆出门坐上军用车,又点了下按钮,“请明示一下任务要求。”

“Y国出现恐怖袭击,现任命你为行救组组长。任务要求:保护我国在Y国同胞安全回国,解救被C恐怖组织成员挟持的五名我国人质”

沈千渝发动了车,以最快速度前往机场。

通讯设备里,在隔了一会儿后,又传出了相较先前温和些的声音:“小心,早点回来。”

沈千渝的目光柔和下去,含笑说:“好的,爸爸。”

霸道总裁的恶毒前妻

霸道总裁的恶毒前妻

作者:风浅析类型:穿越状态:已完结

活泼苏爽会搞事小妖精和清冷傲娇媳妇控大忠犬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