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花生小说 > 资讯 > 李福根吴月芝小说_李福根吴月芝小说名字

李福根吴月芝小说_李福根吴月芝小说名字

时间:2018-06-14 18:49编辑:马飞飞

主角是李福根吴月芝的小说叫做我的极品师娘,故事很有深意,值得一看。我的极品师娘主要讲述了李福根吴月芝之间的爱情故事,人物描写丰满,内容充实。精选内容:“饭菜都好了,吃饭吧。”吴月芝早煮好了饭菜,没吃,等李福根回来。李福根哎了一声,看着桌上的饭菜,心里暖意融融,他特别喜欢这种家的感觉。

我的极品师娘精彩章节:

“饭菜都好了,吃饭吧。”

吴月芝早煮好了饭菜,没吃,等李福根回来。

李福根哎了一声,看着桌上的饭菜,心里暖意融融,他特别喜欢这种家的感觉。

“师娘,今天收的钱。”

吃饭之前,他先把今天收的钱拿了出来,交给吴月芝,一共有八十多块,以前苛老骚在的时候,都是这样的,他出诊收了钱,回来就交给吴月芝。

吴月芝今天却有些犹豫,道:“你师父也不在了,这个钱,你自己拿着吧。”

“那怎么行。”李福根摇头:“当时说好的,我三年不拿钱的。”

“可你师父不在了。”

“我手艺还是跟师父学的啊,又没出师,怎么就能拿钱呢。”李福根脑袋乱摇。

段老太是个见钱眼开的,立刻就接口:“即然先前有这个话,别人又是冲着老四的名头来的,那月芝你就接下来,最多以后补贴根子点钱就是了。”

她这么说了,李福根又一脸坚决,吴月芝就把钱接了过去。

第二天一早,天才蒙蒙亮,又有来喊出诊的,还是邻村的,说是牛软了脚。

李福根立刻出诊,吴月芝也起来了,跟到门口,李福根这么忙着,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,可李福根只要看到她的柔柔的眼神,全身就充满了力气。

这一天又忙到天黑才回来,赚了一百多块钱,他把钱交给吴月芝,段老太嘻嘻笑。

不过兽医这个行当,有时忙,大部份时间都是比较清闲的,动物跟人不同,抵抗力强得多,轻易不生病,所以连着几天,李福根没接到一桩生意。

吴月芝还是老样子,段老太脸却扳了下来,黑豹告状,死老太婆在背后嚼舌根,说李福根吃得多,做得少,赚的那几个钱,还不够他自己嚼谷的呢。

黑豹气愤愤的,人以为狗什么都不懂,其实狗什么都懂,只是人不知道狗懂人话,以为狗不知道,黑豹坚定的站在李福根这一边,气愤是理所当然的,李福根自己却有些脸红,可没生意就是没生意,他也没办法啊,除非学苛老骚一样去巡诊。

“要多赚钱,不能让师娘为难。”他在心里这么想。

晚间,睡到半夜,黑豹突然叫起来,别人只以为狗乱叫,李福根一听却知道,原来小小突然发烧了,吴月芝要背她去打针呢。

苛老骚也给人治病,不过是一些土方法,刮莎啊,拨火罐啊,草药子治无名肿毒啊,或者接接骨什么的,西医他不会,也不会允许他行医,那个要考证的,所以打吊针什么的,要去邻村的李医生那里。

李福根急忙爬起来,到楼下,吴月芝已经穿了衣服起来了,抱着小小,段老太跟在后面。

李福根忙道:“姐,小小怎么了,感冒了,去李医生那里是不是,我来抱。”

段老太却在后面嘟囔:“根子也起来了,我都说了,让他弄片退烧药,过一晚上再说,再黑灯瞎火的,万一摔了不得了。”

吴月芝不应她的,感激的看着李福根,道:“根子,你跟我去也好,我来抱好了。”

“我来抱,你打着手电吧。”

李福根接过小小,碰了一下额头,热得烫人,道:“这是发高烧了,要去打吊针才行。”

拿衣服给小小遮了一下,免得吹了风,李福根在前面,吴月芝跟在后面,最前面则是黑豹,一起去相邻的大白村。

其实也不远,两里多路,不过中间要过一个林子,一般人夜里不敢走。

镇上也有卫生所,但乱七八糟的收费高,而且李医生技术好,边上几个村子,有病都是去李医生这边。

敲门把李医生喊起来,量了一XT温,大致看了一下,就是感冒了,打了吊针,慢慢的烧就退了。

吴月芝放下心来,有些歉意的看着李福根道:“根子,瞌睡了吧,把你喊起来,不好意思。”

“没有。”李福根摇头:“你是我姐嘛,说这些客气话做什么?”

吴月芝就对他柔柔的笑,李福根总是觉得,她笑起来,是世上最好看的女人,他甚至都不敢多看,只会摸着脑袋嘿嘿笑。

回来的时候,黑豹看到只兔子,跑过去捉,吴月芝照了一下,没注意路了,突然一拐。

“啊呀。”她叫了一声,一下子蹲在了地下。

“怎么了姐。”李福根慌忙回头。

“我脚扭了。”吴月芝蹲着,手抓着左脚,一脸痛苦。

“我看一下。”李福根也蹲下来,看吴月芝的脚踝,扭得还不轻,正以肉眼能见的速度飞快的肿起来。

“这是岔了气,没事,我给你松一下。”

李福根让吴月芝在边上的石头上坐下来,小小也给她抱着,把吴月芝的脚架到自己腿上,揉了两下,然后猛地一推,啪的一下轻响,吴月芝呀的叫了一声,随即便展开眉头,道:“好多了,里面不痛了。”

李福根心下想:“师娘这么叫着的声音真好听。”

这么一想,突然间就有些面红耳赤。

那段时间他跟踪苛老骚,老是听那些女人鬼叫鬼叫的,但没有一个人有吴月芝好听。

“师娘要是叫起来,一定特别好听。”

不过他马上就收起念头,因为吴月芝试图要站起来,李福根忙止住她:“姐,现在不能动,现在一动,就会伤上加伤了,你至少得休息一个晚上,回家还得敷点药,明天早上就好了。”

吴月芝一听发起愁来:“那现在怎么办啊,不能在这里呆一晚上吧。”

李福根一想也是,四下看看,这是半夜两三点钟了,也不可能找得到个人来帮忙,想了一下,道:“姐,要不我背你吧。”

吴月芝脸红了一下,道:“还有小小呢,你怎么背啊。”

“这个容易啊。”李福根胸有成竹:“我把衣服脱下来,做个兜兜,小小挂在我胸前,我再背着你。”

说着就脱了外面的夹客衫,不过一件衣服有些短,他里面到还有件衬衫,但要是衬衫也脱下来,就打光胳膊了。

要他背,吴月芝有些害羞,可也实在想不到好办法了,她外面也穿了件蛾黄色的罩衫,也就脱下来,两件衣服接上,小小身子小小的,到刚好睡在兜兜里。

把小小兜好,李福根半蹲下身子,道:“姐,来。”

吴月芝犹豫了一下,还是趴到了他背上。

她有些怕羞,到了李福根背上,手还撑着一点,身子也僵着,李福根道:“姐,你手伸到前面来啊,顺便兜着点儿小小,万一要是衣服松了,把小小摔了可不是闹着玩的。”

这是李福根的真心话,到没别的意思,吴月芝想想也有理,也顾不得羞了,全身趴到他背上,手伸到前面来,扯着了兜小小的衣服。

李福根心中却猛地跳了一下,原来吴月芝晚间睡觉,是不戴胸罩的,赶着带小小来看病,起得急了,也没戴胸罩,这么往李福根背上一趴,丰满的胸就整个儿的杵在了李福根背上。

李福根心神不守,甚至往前跄了一下,吴月芝道:“背不起是不是,我太重了。”

“不是不是。”李福根忙收摄心神,双手到后面,搂着了吴月芝大腿,心中却又跳了一下。

“师娘身上,到处都是软绵绵的啊,真好。”

他在心里暗叫一声,迈开大步往前走。

吴月芝中等个子,虽然生过小孩,身材却依然保持得非常好,该凸的地方凸,该翘的地方翘,而腰身却跟姑娘家差不多,李福根把她背在背上,一点也不觉得费力,只是心中火烧火燎的。

月光荧荧的照着大地,天地间一片蒙胧的白,秋天了,稻谷黄了,带着田野的香气,让人心旷神怡。

“这条路要是永远走不到头,那该多好啊。”他这么想着。

不过事与愿违,通共也就是一里多路,很快也就到了。

段老太守着电视在打瞌睡,看到李福根背着吴月芝回来,讶叫了一句:“这是怎么了。”

知道是扭了脚,她看了一眼李福根,也没说什么,不过李福根心下却有些发虚。

第二天一早,有人喊,说是猪病了,李福根忙背起箱子出去,索性就在外面跑了一天,到天黑才回来,也赚了有七八十块钱,交给吴月芝。

吴月芝埋怨他:“你昨夜又没睡好,就别在外面跑了。”

段老太却不以为意:“年轻人,打熬一下好,钱可是要赚的。”

李福根嘿嘿笑,也不吱声。

第二天却没人来喊,李福根也背起箱子出去,到附近的两个村子转了一圈,赚了二十多块钱。

他有些不甘心,先回来,准备吃了中饭再出去转转,才到村口,黑豹却远远的迎上来,告诉他,吴月芝给人欺负了。

原来吴月芝一早到镇上去割肉,那个卖肉的王屠户居然出言调戏她,说她原先嫁给老的爬不动,现在养个小的,又太嫩,不如买根猪鞭回去,自己弄呢。

吴月芝给气哭了,肉也没割,回来还不好意思跟段老太说,一个人在生闷气。

我的极品师娘

我的极品师娘

作者:推窗望岳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很好看的一本都市小说,喜欢都市小说的读者们千万不要错过哦!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