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花生小说 > 资讯 > 颜弦阳慕锦月小说在线阅读

颜弦阳慕锦月小说在线阅读

时间:2017-12-14 13:21编辑:墨水蓝

颜弦阳慕锦月小说名字叫《并蒂择凤》,是何韵儿写的一篇言情小说。这里提供颜弦阳慕锦月小说全文阅读。并蒂择凤小说精选:锦月可是一点武功都不会,那是虽然有听风楼的暗卫护着,但还保不准有个万一,叶阑不想锦月去冒险。“在玉宇峰你见过她,不也没抓住什么线索,这次费了这么多人力心力,岂能还无收获。”

《并蒂择凤》精选章节

“我能不能替临文问你一句,你是不是真心喜欢他?”

若是喜欢,他们人前为何表现的如此疏离,按说两个人也算是门当户对,若真互相倾心,岂不是可以轻而易举的在一起。

“月不懂,小谢姑娘所说的真心指什么?”

她是不是真心喜欢鸣谦,这问题听起来便是对她最大的侮辱,别的也就算了,为何她连喜欢一个人,都要被人怀疑。

“我知道我这问题问的唐突,也没资格问,我只是怕临文他一片真情被人利用了去,希望你能体谅我爱一个人的心。”

小榭一直觉得自己有机会,直到赫连鸣谦昨日当众再次告诉她,他心有所属,容不得任何人,这花枝,让她留着送值得送的人,若能是别人,她又何苦等了这些年。

“小谢姑娘多心了,月即便再不济,也不会无耻到去利用谁的真情,再说依照他的才智,岂是能让人利用的。”

自己曾虽用了些手段在鸣谦身上,但能得到回应的最大因素,逃不过用了一颗真心。即便这样,也曾被鸣谦以至玉和都曾怀疑过。

“有你这话,我今日便没有白来,即便日后守在他身侧的不是我,输给你,我也能安心了。”

说道守在赫连鸣谦身边,锦月眼帘默然低垂,因为那命定的姻缘存在,守在鸣谦身旁的是谁都不能是她。

“输给你,月也安心了。”

试问内心,在所有围绕在鸣谦身边的女子来看,小榭是唯一让给她钦佩着,而且也跟鸣谦相配的人,若那命定的姻缘真是她,对鸣谦来说也不算不好。

“那日后我们便各凭本事了,你放心我会光明正大的跟你争,绝不使什么阴招。”

小榭这话怕是在提醒她,最好不要用什么不光明的手段吧。看来她仍旧觉得自己是单凭什么见不得人的招数迷了鸣谦一时。

“月答应你,也不会。”

小榭对着锦月清傲的笑了笑,便起了身,锦月知道她是要走了,也随着她起了身。

“告辞!”

小榭颔首对锦月施礼,锦月也福身回了她一礼,因为青芜已经不在房里了,便侧眸对青鸾吩咐。

“青鸾,送送小榭姑娘。”

青鸾颔首,便对着小榭做出外请的姿势,小榭看了一眼青鸾清寒的面孔,没再说什么,便径自朝外走去。

小榭走出主屋后,锦月默然垂了垂眼眸,走到桌案前,将手覆在那一副字上面,手缓缓握起,那薄如蝉翼的宣纸便被握在了手心里。

她如今有些厌恶自己,耍的这些阴暗的小心思,若是鸣谦知晓了,会不会将对自己的那点喜欢泯灭掉。

但若什么都不做,每曾想起赫连鸣谦日后身边的女子不是她,她的心就如刀绞般的疼。

“戏都看完了,还不打算现身吗?”

身后嗖一阵声响,攀附在房梁上的叶阑利索的到了桌前,自己给自己到了杯茶,一口气喝完后又给自己添了一杯握在手里把玩。

“你这还没跟赫连鸣谦怎么样呢,就开始对付他这些烂桃花了,不过好手段。”

锦月一松手,攥成纸团的那福字落在桌案上滚落到笔筒旁。烂桃花,在赫连鸣谦的命格之中,自己怕是桃花之中,最烂的那一株了。

“好手段,也是你一手培养出来的,不是吗?”

说起拿捏女人脾性这方面,叶阑比起她来更胜一筹,在右相府中,他就帮衬这她,目睹了她手中握了多少人命,见证了她的心怎么一步一步黑化。

“那倒也是。”

看着叶阑挑眉得意的神情,锦月无奈的笑了笑,在软榻上躺了下来,眯着眼睛松弛的看着叶阑。

“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也就你了。”

这些往事锦月从未觉得自己对过,但不觉得自己错在哪里,反倒是叶阑,永远站在她这边,哪怕与天下为敌,若是鸣谦也肯如此,她就不介意他知道自己的过往了。

“弱肉强食,本就是这个世道生存的法则,你呀就是想得太多了。”

锦月将眸子合了合后,才睁开。她自然懂得弱肉强食的道理,所以才费尽心机,让自己强大起来,但何处是个头呢。

“或许吧。”

锦月微微将声线沉下了几个度,叶阑斜眼看了锦月一眼,眸光转回看着手中白玉茶杯中的倒影。

“这个小榭,很不简单。”

锦月合起的眸子蓦然睁开,据锦月对小榭目前的了解,还当不上叶阑一句不简单。

“此话怎讲?”

叶阑将握在手中的茶杯放下,这些时日他一直在追查曾在玉宇峰看到的那个蒙纱女子,每日细看形形色色人的身形,觉得小榭有八分相似。

“你还记得,我曾跟你提起过,修罗门的门主曾在玉宇峰出现过。”

锦月点了点头,只是她那日昏迷着,否则就可以看看,这跟她齐名诡秘双煞五年之久的修罗门门主是何种姿容。

“方才我突然觉得,这小榭似乎跟那蒙纱女子身影上有些仿似,而且修罗门二十八星宿时常活动的范围,似乎也临近那个小云楼。”

锦月拧了拧眉,她只知道小榭会武功,却不知她的武功好到何种程度,若她真是修罗门那个给自己齐名的门主,方才若是对她起了杀心,她肯定没有生还的可能,真是好生的大意。

“小榭,修罗门门主。”

锦月在心中细细的琢磨这事,心里隐隐觉得有什么纰漏的地方,却抓不住关键之处。

“小云楼哪里先放一放,修罗门还是从风华哪里下手。”

即便分析不出叶阑这些消息有什么不妥的地方,但表面上太合情合理,反而让锦月起疑,有人故意错误的引导。

“为什么不彻查小云楼,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错过了可就没有了。”

修罗门的门主对于听风楼是个很大的隐患,不抓出她来,很多事情都不好下手,叶阑当时得到这个消息兴奋了的忘记了连日来的奔波,立马来找锦月商讨。

“现在听风楼在苍灵的暗线根基不稳的情况下,能找到修罗门门主的消息,你难道不觉得有点不可思议?”

叶阑怔了一下,想当初听风楼那般强胜的情况下,都没能将修罗门门主揪出来,如此一想,还真是有点问题。

“万一是真的呢?”

这世上最难预料的就是万一,最容易出变故的就是万一,叶阑不清楚那暗处的修罗门门主在打什么主意,却清楚锦月要做什么。

“小云楼又跑不掉,清雅小榭更跑不掉,先放放吧,风华哪里有什么进展吗?”

每次修罗门门主都是派人给风华传信,说一个没有规律可寻的时辰地点,让他按时到便可见到那个门主,所以他们只能等。

“这些天我们的人一直帮风华拉拢修罗门的人,那个门主应该得到了消息,今早给风华传了消息,明日让风华去文殊院见她。”

文殊院是个供奉文殊菩萨的小寺院,位于苍灵东南角,平常少有人去,这修罗门门主每次选的地方都让人琢磨不透。

“看来风华这步棋要费了,投进去的人力也要费了。”

叶阑眉心微微一挑,嘴角露出些讪笑来,侧眸眯了一眼锦月。

“怎么,你还可惜上了?”

若是连敢打自己门主位置的人,都不除去,那修罗门门主就太过仁慈了,仁慈之人怎么可能掌控的主杀手云集的修罗门。

“贪不是自己的东西,总该付出些代价,我只是在想,我手上又添了一条人命。”

锦月将自己的右手心翻开,眯眼看着手中纹路的走向,每当有人命因她而亡,她手心的命格线就多一条纹路,预示着她未来的路添一道劫难。

“杀他的是那个修罗门门主,关你什么事。”

叶阑并不懂锦月在忧心什么,也不懂天理昭昭,命格变换,自然锦月也不会跟他说起这些,让他平白替她忧心。

“明日,我亲自去会会这个修罗门门主。”

叶阑的身体微微一抖,诧异的朝着锦月看了过去,根据风华哪里的消息,那个修罗门门主武功极其的高,从未见她使出全力,已经是修罗门四大长老连手都近不得身了。

“你去添什么乱。”

锦月可是一点武功都不会,那是虽然有听风楼的暗卫护着,但还保不准有个万一,叶阑不想锦月去冒险。

“在玉宇峰你见过她,不也没抓住什么线索,这次费了这么多人力心力,岂能还无收获。”

叶阑默然不语,论看人,他跟锦月差的可是汪洋大海,那日若是锦月清醒着,没准早就将这个修罗门门主揪出来了。

“放心,我只在远处寻个禅房看着,不与她正面相对。”

叶阑在忧心着锦月的安危,锦月岂会看不透,只是如今若不能寻些修罗门门主的线索,日后就更没有机会了。

“到时候,让暗卫贴身跟着吧。”

叶阑终是松了口,他突然有些恨自己的无能,若是他能有锦月这样的心智跟能力,便不会让她如此的费心费力冒险了。

“好,都听你的,对了柳棨哪里有什么进展吗?”

叶阑拧了拧眉,他在柳棨府里府外都安插了不少的眼线,而且也亲自潜入过柳棨的书房翻查,得到的消息却不理想。

“如今只能断定,那笔巨额岁贡是在他手里,却始终找不出用在了何处,放在何处,你说总不会被他藏在那个山洞里天天看着吧。”

虽然这世上有迷恋钱财的人,收集金银珠宝看着能满足,但柳棨显然不像这样一个人,真不明白他私藏这么一大笔岁贡,是做什么用的。

“如果给你这么一大笔钱,你会用来做什么?”

叶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假设,将身子转向锦月,眉目之间挂上了玩世不恭的笑。

“我呀,会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,建一所纯金的宅院,然后养上几百个貌美的侍婢,然后了此一生。”

锦月垂眸讪笑,听到叶阑这些荒诞的想法,突然觉得王书墨那雅致清幽似画的庭院,真不知比叶阑那黄金的宅院高雅了多少。

“我就是个俗人,你问我算是白问了。”

叶阑知道锦月想通过他的想法去揣测一下柳棨的,他跟柳棨的性情,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,问他岂不是白问了。

“不俗,志向很远大,你努力。”

锦月掩袖又笑了笑,换了个更松弛的姿势躺在软塌上,叶阑在锦月那笑里明显的看出了忍笑。

“要不,你满足一下我怎么样?”

柳棨贪的这笔岁贡虽然数目巨大,但听风楼这千年基业所积攒的财富,也是非常的可观的,更可况锦月的揽月阁中,也有不少价值连城的东西。

“你做这听风楼的楼主,便拥有了。”

叶阑拨浪鼓一样的摇了摇头,原来还不觉的有什么,锦月消失的这段时日,他差点被累死,这差事也就锦月能担得起。

“我说笑的,黄金宅院跟美人好像也没那么好,月儿,你忙,我先走了。”

嗖的一声,叶阑直接从敞开的窗子窜了出去,锦月怔愣的看了一会,叶阑离去的方向。

她当玩笑跟蓝影提出互换人生,把蓝影吓的不轻,如今不过跟叶阑玩笑提提,把听风楼交给他,叶阑也吓成这幅模样,真不知她过的是怎样一种让他人避之不及的日子。

“小姐~”

青鸾送走了小榭,推开门进来,发现锦月漆黑的眼珠动也不动,便知道锦月并未察觉她已经回来了,所以便唤了一声。

“把这盒糕点,送到弦阳房里去吧。”

锦月怔然回过神来,目光触及到小榭带来的那一盒小云楼的糕点,她向来不喜甜食,便对着糕点没什么兴致。

“是~”

青鸾微微颔首后,便将桌案上那盒糕点捧起,出了门,顺着长廊,直朝着西厢的方向走去,恰巧看到弦阳被一群侍女簇拥着回来,手里拎着一个笼子,里面照着极致缤纷艳丽的蝴蝶。

并蒂择凤

并蒂择凤

作者:何韵儿类型:言情状态:连载中

不是姐妹却是并蒂明姝,两人相似又不像,真想全都娶回家!

最新更新 第六十五章:物是人非事事休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