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花生小说 > 资讯 > 国子监绯闻录页里非刀小说_页里非刀小说在线阅读

国子监绯闻录页里非刀小说_页里非刀小说在线阅读

时间:2018-01-13 16:14编辑:听旋

田凤九小说名字叫《国子监绯闻录》,主角是田凤九、沈泽棠,这是一部非常优秀的古代言情小说,这里提供国子监绯闻录页里非刀小说页里非刀小说在线阅读,作者文笔很棒,内容新颖。国子监绯闻录精彩片段:“乡试会试考卷由专人誊写,倒不惧书写如何差,若冯舜钰能上殿试,已是几年后话,到那时还怕他写不好么?”又道:“刘学正要以理服人,莫动辄就打板子,瞧学生们见你虽诚惶诚恐,未见是怕你,怕得是那竹板子一条!”

《国子监绯闻录》精选章节

舜钰做梦也未曾想过,在国子监的学业,一开始会栽在书写这件小事上。

无论前世里,或在肃州府学,师从大儒皆是夸赏赞许,始于云端落入尘土,滋味实在不可比拟。

“冯舜钰!”学正刘海桥一声吼,地动山摇,瞧他这精气神儿,哪像已到知天命的年纪。

舜钰此时正托腮透过窗棂看风景,春风十里,一片碧绿的槐叶念天地之悠悠,独沧然落下。

“先生叫你。”王桂还以为她没听见,偷用笔柄戳戳她胳膊,满脸不解低问:“你自个作妖,前书法写得忒好,换什么字体哩?”

她......也不想啊!

舜钰无声的叹口气,一步一慢至正堂前,今还多了一人,坐西侧桌案慢慢吃茶,是教《九章算术》的学正唐冠甫。

先朝唐先生作揖问礼,唐冠甫前两日授业时,出过几道不简也不易的算术题,被该生解得颇有章法,心中有些好感,遂回礼低说:“刘学正脾气刚硬,你谦虚听受,莫顶撞他就是。”

舜钰听出他的善意,忙谢过,这才辄身回至刘海桥桌案边。

刘海桥也无需她行甚么礼,开门见山,直接递上书法纸张,她接过,又是画了数个圆圈,这些日皆是如此,虽心有准备,还是由不得双颊一红。

“先生莫气,学生自当更尽力就是。”舜钰弯膝跪下,先开口认错总是没错的。

“已两周过去,你的书法固步自封,未见一毫长进,长此以往,还考什么科举,治什么世。”

刘海桥神情严肃,没啥好语气,拈髯训道:“你聪颖伶俐,很有些慧根,若是愿意苦练运笔,诚心以待,两周本应有所改善才是。你却偷懒懈怠,把我教导只当耳边风。”

“不罚你不得警诫,手掌摊开,由我责打五板。”

语毕,握起两寸厚的竹木小板,只等她伸手来挨罚。

舜钰欲哭无泪,做最后挣扎,软着声求饶:“沈大人的字看似工整婉转,圆润透秀,哪想却是极难临摹仿写的,实非学生不肯努力。”

想想又道:“先生打了板儿,手心疼痛握不住笔,还如何再练字?不如罚学生多写几篇可好?”

“无赖小儿,原是本性奸狡滑溜,还需你来教为师怎么做。”刘海桥满脸不霁。

舜钰知无路可退,只得将手搁桌案上,掌心摊开,硬着头皮,欲咬牙承受。

唐冠甫旁观半日,有些瞧不过眼,遂开口劝说:“乡试会试考卷由专人誊写,倒不惧书写如何差,若冯舜钰能上殿试,已是几年后话,到那时还怕他写不好么?你现狠逼他有何用?”

又道:“刘学正要以理服人,莫动辄就打板子,瞧学生们见你虽诚惶诚恐,未见是怕你,怕得是那竹板子一条!”

刘海桥听前话已撇嘴冷笑,再听,索性怒目一瞪,粗着喉咙朝他叱道:“唐学正话多!我训诫自个学生,自有我的道理,要你个老东西在此多嘴赖舌。”

唐冠甫听得脸色沉沉,把茶碗“砰”往案桌上一搁,道:“刘学正果如他人所说,妄自尊崇,你当自个多有本事不成?若是如此,你怎会在率性堂,被学生联名贬至这正义堂来授业哩?不过尔尔!”

再朝舜钰看去:“你起来,何错之有?我瞧你书写遒媚娟逸,写得甚好,整个监内无几人如你,莫听这刘老儿话,照原来的写就是。”

舜钰不敢起,朝桌案右侧方向,双膝暗挪了挪。

刘海桥被他戳及痛处,怒极反笑道:“你唐冠甫又有多大能耐?《九章算数》若在唐时还有些用处,现科举早废此科,宋祭酒碍于情面留你在此设科,你不夹尾巴做人,还敢在我面前称大。有些羞耻心的,早该自裹包袱滚蛋,去做商人财主家的塾客,使教那些子弟为正途。”

前朝重农抑商,商贾地位低下,被人所歧视,即至吾朝虽有所改观,但在这些宿儒观念里,仍是不屑自贬身份,去那处为师的。

唐冠甫受此辱没,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随手抓起案桌上的书册,狠狠朝刘海桥面门丢去:“我打你这刻薄老儿。”

刘海桥矮身,险险躲过,亦是勃然大怒,捞起一墨砚飞去,离得远些,未近人,却砸在面前桌上,把那白瓷碗“豁啷”砸得翻倒裂碎,黑的墨汁、黄的茶水泼溅了唐冠甫一身。

唐冠甫眼冒红雾,气狠狠直朝刘海桥冲去,意在强抢桌上的竹木小板。

“敢夺我兵器。”刘海桥大吼,眼明手快抓住板子末端,你拉我拽,我踢你踩,瞬间两人影纠缠一团,喝骂不止。

舜钰早已自觉移至门窗边跪着,目瞠口呆看着此幕,两个年过半百的博学大儒,此时青布大袍撕扯凌乱,头巾亦歪斜松散,兀自打斗正酣,无停止之迹。

“住手。”司业吴溥听到风声,领着监丞匆匆而来,几个监事忙上前将他二人剥离,但见得彼此喘息粗重,衣冠不整,哪还见平日那极方正、极端严的文人模样。

“看你二人成何体统,在学生面前打架斗殴,出尽丑态,还如何做为师表率,随我去绳衍厅道个清楚,说个明白方休。”

吴溥厉声叱责,让监丞等几领刘唐先去绳衍厅,他自个却走至舜钰跟前,边打量边问她源由何起。

舜钰小心翼翼道:“刘先生训斥学生练字不专,要打板子责罚,唐先生意欲阻止,两先生不知怎地就起口角,话赶话儿动了武行.......!”

转而嚅嚅认错:“皆是学生惹得祸,愿得先生责罚。”

半晌也未有回应,她微诧,挑眼偷瞄,一时怔愣住,那吴溥正咧着嘴唇在笑哩,然后语气多艰涩:“好个冯舜钰啊!你本事够大.......!”

似再说不下去,一撩袍转身走了。

王桂蹬蹬蹬跑到槛边,扒着门朝外望了会,谅司业等人已走远,这才回身看着被一众监生围簇的舜钰,郑重其事地预言:“凤九,你摊到大事了。”

国子监绯闻录

国子监绯闻录

作者:页里非刀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心疼女主田田中蛊,被情欲所困。作者笔下生风,文章有种情迷意乱、庄生梦蝶的氛围。正所谓祸兮福之所倚,福兮祸之所伏。

最新更新 第壹捌贰章 逃生天2

小说详情